首页 >科技

京藏高速现新型路霸割掉防护栏嫁接黑路收费

2019-02-03 02:25:17 | 来源: 科技

京藏高速现新型路霸:割掉防护栏 嫁接黑路收费

中新乌兰察布2月22日电题:通讯:京藏高速现新型路霸:“嫁接”黑路收费

:李爱平

“真没想到,这帮人竟然采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寻找商机,这在整个中国的高速高路上也是不多见的现象。”在京藏高速路工作的蒙锋义愤填膺。

京藏高速,起点为北京,终点为西藏自治区拉萨,自首都一路蜿蜒向北,途经北京、河北、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西藏7省区,全长约3724公里。其曾因交通拥堵而备受民众关注。蒙锋所描述的是存在于这条路上的“灰色利益链”:通过切割护栏来“独辟蹊径”,从而非法获利。

“这帮‘路霸’太猖獗了,他们与逃费的大车司机合作,利用切割机将高速护栏割开,再动用推土机、挖掘机铺设便道,组织一辆辆大货车从扒口处偷逃通行费,防不胜防。”看着沿线高速路段被电焊隔开的防护栏,蒙锋粗声大嗓说道。

蒙锋是内蒙古高路公司路政支队一大队大队长,他所说的“设施被破坏”的高速公路并不只有京藏一条。在途经内蒙古二广高速、包茂高速上,这也时有发生。“这些路霸们为了与大车司机达成逃费利益链,简直疯狂到极点。”

这些车霸们为何要割掉高速防护栏,其与大车司机的“利益链”是如何达成的呢?

内蒙古高路公司工作人员罗杰告诉,他近来连续几日“潜伏”于被破坏路段,与路政支队执法人员巡查,终在一名大车司机和“车霸”的不法行为中找到了“答案”。

日前,一位来自内蒙古巴彦淖尔地区的大车司机被路政人员“阻止”其逃费行为。他告诉中新社,大车是从蒙宁(内蒙古——宁夏)交界的乌海地区开出,在进入京藏高速内蒙古兴和段时遇到一名“引路”人。据“引路”人描述,他可以带领人们从京藏高速成功“穿越”至就近的208国道,可成功逃掉一路以来2000余元的“过路费”,但前提是需向“引路”人缴纳500元人民币好处费。

“引路”人为何能成功“越过”封闭紧密的高速公路?蒙锋接受采访时直言,这是一个犯罪团伙在“运作”。从2013年10月至今,他发现在上述三条高速公路中凡是可以绕行逃费的地段,绝大多数被“路霸”们用切割机在夜间割断,进而有人“招呼”大车司机绕道逃费,终达到收取“好处费”的目的。

一名被当地警方拘留的杨姓犯罪嫌疑人证实了上述事实。他对前来了解情况的内蒙古高路公司工作人员罗杰说,5天前,他伙同3人在京藏高速兴和段附近意欲再次将护栏板拆开私放大车时,被巡逻人员发现被抓。

工作人员罗杰对其详细了解后反馈的信息表明,杨姓男子在年前碰到一名王姓男子,这名男子告诉他在京藏高速内蒙古兴和段可以通过破坏高速护栏板对大货车进行放行,每天可以挣200元时,他心动了。过完年后他连续伙同其它3人放过4次车,每次和大车司机收400——500元人民币。

这一案例仅是疯狂猖獗路霸中的一个缩影。内蒙古高路公司统计表明,自2013年10月以来,在京藏、二广、包茂高速内蒙古段一些不法分子和团伙受利益驱动,采取恶意破坏护栏等公路设施的手段,暗地组织车辆实施群体性偷逃过路费行动,至今共发生恶意拆卸、切割护栏100余起,累计造成国家经济损失500多万元人民币。

内蒙古高路公司乌兰察布分公司副经理吉林太介绍说,破坏高速设施与大车司机合作谋取利益,在当地已形成“联盟”。这些不法分子分工明确,有人联系车辆,有人用专用工具拆护栏,有人负责带路。

吉林太认为,被破坏的公路设施被随意丢弃在公路上,给其它正常行驶的车辆通行埋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他指出,高速公路属于全封闭公路,一旦有牲畜从被破坏的护栏处走上高速公路,将严重威胁过往车辆的安全,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

对于上述行为,内蒙古高路公司运营部副部长刘敏介绍说,自去年10月以来,高路公司共查处逃费车辆340多辆,挽回国家经济损失160万元,这些恶意逃费案件,已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危险性大、影响极坏。因此他呼吁各执法部门要相互协作、共同治理,切实给犯罪分子以强有力震慑。

21日,站在京藏高速内蒙古段看着被不法分子破坏掉的“护栏板”现场,蒙锋忧虑重重。他坦言,目前犯罪分子已经在呼和浩特、包头以及乌兰察布地区采取“联动”作案,形成区域性犯罪。在他看来,打击恶意逃费案件已非内蒙古高路公司一家能力范围所能根治的,需要全社会监督,特别是执法部门的全力配合打击,依法惩处,才能彻底根治这一顽症。(完)

原标题:京藏高速现新型路霸:割掉防护栏嫁接黑路收费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江苏涡街流量计厂家
当涂县建筑钢材价格
广东广州调味品

猜你喜欢